<address id="3155x"><dfn id="3155x"><listing id="3155x"></listing></dfn></address>
<noframes id="3155x">
<form id="3155x"></form>

<address id="3155x"></address><form id="3155x"></form>
<address id="3155x"><th id="3155x"><progress id="3155x"></progress></th></address>

    <form id="3155x"></form>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舍得酒业突遭“ST” 背后两大谜团待解

        全国知名白酒企业舍得酒业(600702,SH)在经历了负面信息密集爆发的一个月后,终于要被“戴帽子”了。

        9月21日,舍得酒业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暨临时停牌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将在9月21日停牌一天,恢复交易后股票名称将更名为“ST舍得”,股票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恢复交易后,股票将在风险警示板交易。

        舍得酒业在公告中表示,本次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是由于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本金4.4亿元,资金占用利息3486万元,合计4.75亿元,因此触发了“上市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相应情形。

        根据规定,舍得酒业必须在收回这笔款项且没有其他风险警示情形的情况下,才能将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撤销对公司股票实施的其他风险警示,也就是“摘帽”。

        天洋控股欠款疑云

        舍得酒业的连串负面消息,源于8月20日发布的《关于公司自查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事项的提示性公告》。在这份公告里,舍得酒业首次披露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于2019年和2020年的违规资金占用情况。

        根据公告,2019年开始,舍得酒业全资子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向天洋控股实际控制的蓬山酒业公司累计支付非经营性资金21.6亿元,并在年底前全数收回。2020年,舍得营销向蓬山酒业支付18.5亿元,公告发布时仍有4.75亿元没有收回。

        天洋控股间接控股了舍得酒业

        天洋控股曾经承诺会在9月19日前还清欠款,但最终承诺落空。而公告里没有详细提及占用资金是如何支出,如何使用,以及为什么没有在中期报告时发现等问题。

        在公告发布的同一天,上海证交所给舍得酒业发去一份问询函,要求其解释资金占用情况、占用资金的实际流向、具体决策者以及相关责任人员,以及舍得酒业和蓬山酒业的关系等问题。

        舍得酒业在9月3日回复问询函称,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该事项由舍得酒业董事长刘力、天洋控股CFO赵本才讨论决策,并要求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时任董事兼营销公司总经理吴健执行,李富全安排公司财务人员办理。在公司关联方自查公告披露前,天洋控股实际控制人周政对资金占用事项并不知情。

        对于舍得酒业的此番说法,上海证交所似乎并不满意。在收到回复函的同一日,上海证交所发布监管函,重点要求舍得酒业解释:天洋控股实际控制人周政对巨额资金占用不知情的说法,是否合理?

        这一次,舍得酒业对监管函的回复似乎“难产”了。截止至9月18日,舍得酒业两次发布延迟回复监管函的公告。

        不少财经分析人士认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居然对多达21.6亿的资金流走毫无察觉,相当匪夷所思。据舍得酒业公告披露,周政此前已经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舍得酒业称将在9月24日前完成回复

        而根据舍得酒业在9月18日发布另一份公告显示,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外界认为,李富全被捕,将会成为破解舍得酒业巨额资金占用诸多谜团的关键。

        此前,舍得酒业子公司曾起诉天洋控股。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裁定:对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予以冻结,冻结金额以6.7亿元为限,冻结期限至2023年8月17日。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舍得酒业






      成年片黄色三级电影网站视频-视频-在线观看-影视资讯-理伦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